网站首页 > 商业 正文

物质大人

   2019-12-29 01:26:45 作者: 来源:长治新闻网

没有开端,也没有终结,也不属于中间部分。

并无哗众取宠之意,所言谨以此聊以慰藉。很多人很多事在一个人周围咋绕如同苍蝇飞来飞去,那定是一个人无比烦闷无比焦躁的时候。现在的我亦如此,没有愤笔疾书地抱怨,一反常态地写下《物质大人》。

我,是不喜欢物质的。当然这样说有点假撇清的味道。

毕竟这是一个极丰富的物质年代。钱,成了最好的东西。没有人不喜欢钱,我也喜欢,它能换到我想要的东西,能带我到想去的地方。

但与物质好象还有一点点的区别。

很多年前我以为拥有一双安踏是一件无比荣耀的事,所以当我穿上我的第一双98年版的安踏帆布鞋踩踏在桂林的大街小巷时,我以为所有的目光注视在我的脚下。无比羞耻无比虚荣,阳光下正晒着我赤裸裸的心,我不知道我算不算物质中的一个。

物质,我开始还是理解不透。杜拉斯并没有告诉我的东西貌似子虚乌有,我现在也还认为物质是流动的。

城市,一个物欲纵横的地方,这城承载着大太多人的命运,很多的人离开的村庄到了这个地方,以为自己发生很大的变化可以融洽到这座城市中来。上海人够物质吧,很多人想流动到那里去,然而上海人说我们最有钱,除了上海人其他的都不能算人,都是畜生。我想上海人不就是整个五位数的装扮在街上瞎晃吗,不就是在星巴克多向普通市民使几个轻蔑的眼神,把声音上几个调吗。

由此看来,我非物质,因为我没那么有钱,我正在上学,我不知道我可以赚多少钱,钱无可比拟。杜拉斯说,她如果不是作家,就是一个妓女了。她为了儿子的归来写书,问为什么,她只说买张床,儿子准备从巴黎回来。我只当她戏谑,作家有的是钱,她却藏匿得这么沉沦如大海一样。

我想,大概是人的贪欲在作祟吧。好多人都说这个社会绝对真实的东西不存在了,我不信。这个社会再怎么毁损再怎么沉沦它还是存在,真实的存在!他们在埋怨自己赚不了钱,今天又怎么花掉了几百块,怎么着工资又不准时发下来。我说些许是你们不厚道,那么计较是回事吗。他们回答,被现实逼出来的啊。我语塞,真不知道哪一天自己成了他们中的一个,变成唠叨的婆娘。天,绝对不要。

所以我经过深思熟虑之后,严肃的告诉他们,你们也别弄得不像个人啊,生活是要继续的。

他们集体说了一句,少来。

不是吗?干吗非得纠结,赚多少就用多少啊。我们都不是上海人,我们买买中国名牌就行了,干吗非得攒着一个月的工资买古奇啊?

终究是物质的,是物质的世界,造就了物质的人类。物质,倒不是贬义词。不悲哀,用另一种眼光欣赏你们。


相关阅读:
银猪在线 http://l.zxyl1.cn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