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旅游 正文

美丽广州不能忽视农村 乡村发展亟需城市反哺

   2019-10-13 12:30:06 作者: 来源:长治新闻网

    

    通过规划先行、旅游产业精准定位,花都红山村的村民在短短几年时间里富起来了。资料图片

    

    与大多数城市一样,广州长期以来“轻农村重城市”的城乡二元发展模式,使乡村游离于城市发展体系之外,城市发展对乡村缺乏有力和有效的支持,城乡差距不断扩大。当前广州城乡之间存在人口分布、经济发展、空间功能“三大不均衡”,特别是农村功能严重缺乏、城乡功能明显失衡。农村地区公共设施占村建设用地比例不足3%,普遍缺乏村民迫切需要的教育、文体、医疗等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

    与此同时,经过数十年高速发展后,广州已经开始面临土地资源、交通拥堵、环境污染等方面的压力。在此形势下,让乡村变得美丽富裕起来,实现城乡统筹发展,成为建设美丽广州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南方日报记者刘怀宇

    城乡融合发展

    腾出增长空间

    广州城市经过数十年高速发展后,已经开始面临土地资源、交通拥堵、环境污染等方面的压力,在这样的形势下,通过大力推进城乡融合,既可以为城市腾挪出更多的增长空间,也有希望塑造出一个新的增长极。

    在花都梯面镇红山村的凉亭里,李绍瑞穿着拖鞋,悠闲地和家人享受周末来临前难得的闲暇。五年前,在外地餐馆打工的李绍瑞回家开了“瑞记农家庄”,做过大厨的他亲自掌勺,农庄生意特别好,平日周末一天就能赚两三千元,油菜花节的时候生意更是火爆,一天能进账1万多元。

    在红山村,在短短几年时间里富裕起来的村民还有不少。2012年,该村人均年收入已达到了近8000元。虽然数据看起来并不抢眼,但对村民而言,却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

    据红山村党支部书记韩作庭介绍,几百年来,村民们一直延续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传统农耕生活,收入主要靠水稻种植和出售一些山间农副产品。这个村由于长期以来缺乏其他经济来源,村民们生活大都比较贫苦。特别是1997年5月8日,一场突如其来的山洪顷刻摧毁了这个小山村,全村200多间泥土屋全部倒塌,近千人流离失所……

    红山村在一片空白上开始了重建工作。在社会各界的帮助下,红山村一改过去乡村脏乱差的状况,建设现代化的新山村。村民全部都住上了新房,村容村貌大为改善。不过,红山村村民经济状况仍然没有太大改善。一直到2007年,全村人均年收入也才4000元左右,在广州处于较低的水平,属于扶贫对象。

    穷则思变,当地镇村干部走出去取经,经过比较学习,认为红山村通过发展特色农业,建休闲旅游村,应是最切合现实的发展之路。

    从2007年开始,红山村在村中央100多亩田地上种植起了油菜花。每年三四月间,油菜花盛开,大地一片金黄,与蓝天绿水青山交相辉映,勾勒出一幅绚丽多彩的田园风光,吸引着八方游客。

    2009年起,各级财政共投入3000多万元,平整拓宽了进村大道,优化村内休闲旅游重要资源,越来越多的游客开始关注这条曾经默默无闻的小村子。韩作庭告诉记者,油菜花节在红山村已举办了五届,一年比一年火爆。“每天都有大量游客慕名而来,特别是周末,多达两万人,汽车排起的长队长达十余公里。村里的土特产品都卖光了,附近村的村民高高兴兴地把自家产的东西拿到这里来卖。”

    韩作庭透露,今年短短一个月不到的油菜花节,就引来了10万人次的游客,村民总收入达到了200万元,相当于全村近1100名村民平均每人收入近2000元。

    花都梯面镇旅游宣传文化中心主任曾昭泉提供了这么一组数据:2012年,红山村共接待游客达30多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超3000万元,而公开的数据显示,2010年梯面镇地区生产总值约2.7亿元。曾昭泉表示,梯面镇未来将红山村的经验在全镇铺开,大力发展乡村休闲旅游业。“目前梯面经济还是以工业为主,但根据目前的发展势头,包括旅游业在内的第三产业将成为我们镇的主导产业。”

    通过城乡统筹一体化发展,已经成为了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的另一种新思考。相关专家分析认为,广州城市经过数十年高速发展后,已经开始面临土地资源、交通拥堵、环境污染等方面的压力,在这样的形势下,通过大力推进城乡融合,既可以为城市腾挪出更多的增长空间,也有希望塑造出一个新的增长极。

    市建委相关负责人曾前往江苏考察那里的新农村建设,他对常熟市蒋巷村的发展状况记忆犹新:“这个村已经发展了一家上市企业,现代农业和旅游业等都发展得非常好,一个村的经济效益就相当可观。”

    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也对农村发展寄予厚望:“要强化产业带动,加快农业产业化、规模化、集约化发展,指导农村依靠自身条件发展特色经济,增加农民收入,发展集体经济,把农村打造成为加快发展的重要增长极。”

    村民热情参与图纸变成现实

    尽管广州乡村建设有一些成功的案例,然而,广州大部分乡村发展水平依然十分低下,也没有好的发展思路。无序发展、资源浪费、重复建设、低水平发展等已成为了广州农村的常态。专家认为,广州做好城乡统筹发展工作首先必须因地制宜,规划先行,通过规划的统领,带动乡村各项工作开展。

    在增城新塘镇西南村一个绿树环抱的凉亭里,温暖的阳光打在何老伯身上。何老伯穿着拖鞋短裤,悠闲地和老伴说着话,享受着和风阵阵。他指着不远处一栋漂亮的3层小楼房告诉记者,那里就是他的家。“真是做梦也没有想到,在农村也能过上这样的日子。城市哪里有这么好的空气,哪里有这么宽敞的房子?”

    西南村村委会副主任何姚淦告诉记者,几年前西南村的面貌和现在相比可谓天壤之别。几个鱼塘长久没有清淤浑浊不堪,猪栏鸭棚鸡窝等与居民住房杂乱无章地混在一起,村里公共绿化也很少,跟其他普通的村子没什么两样,而村庄面貌改善最大的秘诀在于规划先行。“我们村干部很早就对村里怎么发展有了初步的规划,2006年我们还请了专家为村里做了规划。”

    规划完成之后,村干部们又严格按照规划逐步推行。何姚淦介绍,西南村每年集体收入有1000多万元,部分给农民分红,部分投入到改善村容村貌中。他们还争取了政府的专项资金来改造村庄,如修路、整治鱼塘、绿化等都争取到了政府资金支持。“最开始我们不给村民分红,拿钱投资,村民们确实有一些意见。”随着整治效果逐步显现,村民也对村干部越来越信任,对改造工作都相当配合。“我们村闹得好,村民脸上都有光彩,隔壁村的都羡慕我们。”何姚淦自豪地说。

    有了好的规划,还需要实实在在的落实。据记者了解,从1997年开始,广州已经开展了两轮村庄规划,但实施效果并不理想,规划无法落地。用一些农民的话来说,这些规划是“说在嘴上、写在纸上、贴在墙上、风一吹就飘在天上”。规划“落地难”,难在哪里?有专家认为,其中一个关键因素是规划制定过程中缺乏村民参与,村民对村庄规划不了解、不感兴趣、不当回事,导致规划认同度不高、约束性不强,最终形同虚设。另外,规划没有强有力的执行者也是重要原因。

    事实上,记者调查发现,广州如今一些形态较好的农村,绝大部分都做到了规划先行。提早规划,提早布局,重视落实已成为了农村加快发展的不二法门。

    华南理工大学城市规划系主任王世福教授表示,乡村决策有它的独特之处,往往涉及面最广,参与决策人数最多,对群众利益的影响最直接。乡村决策的民主基础好,达成共识的可能性大,乡村规划建设中应摒弃城市中单纯管制的规划,尽可能地发挥乡村的自组织能力,依靠乡村和农户的自主行动,去规划、实现乡村发展的蓝图。

    让村民自己描绘乡村发展蓝图,这一点已经引起了市规划部门的重视,目前已有部分示范村完成了试点工作。

    去年8月,白云区钟落潭镇有名的贫困村寮寀村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美丽乡村示范村庄规划初步方案征询意见活动”。与以往很多听了就打瞌睡的会议不同,在仔细聆听了规划师深入浅出的讲解之后,村民代表纷纷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和建议,气氛热烈,村民的参与度高。

    “这是我们的家园,怎么能不关心?”一名双鬓花白的阿婆说,“我们村世世代代务农,世世代代受苦受累,已经穷怕了,日夜都想着、盼着能富起来,过上好日子。”

    一名丢下家务前来参加讨论的妇女更是激动地说:“我天天都盼着村里能够摆脱贫穷落后,现在终于看到希望了,而且还能充分听取我的意见,这是我做梦都想不到的。”

    参与了本次乡村规划的一名规划师表示,虽然村民们没有规划方面的知识,但他们对自己的家园最熟悉,而这却是很多规划师所忽略的,村民都注意到了,还提出了很好的思路,这对村庄规划的落地意义重大。

    专家访谈

    华南理工大学副教授叶红:

    没有立竿见影效益村民不愿出钱改善村庄

    改革开放以来,广州长期实行工业化主导的城市发展战略,使得城乡经济社会发展失衡。专家认为,不管是乡村规划的编制和落实,还是乡村产业的发展,都离不开城市对农村的反哺。城市对农村的反哺最关键在资金,另外,人才、政策等各方面也是需要扶持的重点。

    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城市规划系副教授叶红曾参与了包括西南村在内的大量农村整治的规划设计。她告诉记者,建设美丽乡村的首要困难在于资金。“整治乡村面貌对村民来说没有立竿见影的效益,村民们大都不愿出钱。只有少数村的村干部信誉好、威望高,才能从村集体分红中拿出一部分来改善村庄面貌。”

    不过,所有的村都想着依靠政府投资,广州财政压力无疑将不堪重负。市建委相关负责人分析,广州一共有1142个行政村,加上改制后的村总数超过了3000个。数量庞大的自然村必须通过多方筹资来进行整治。

    该人士介绍,广州每年与农民相关的投入其实并不少,总共有30亿元之多,但分散在水利、交通、农业、民政等各方面,起不到规模效应。他透露,按照市委、市政府的部署,今年广州计划将涉农资金的三成,也就是9亿元集中起来,用于美丽乡村试点村的建设。“希望能集中精力先打造一批示范村,然后将经验推广开来。”

    叶红认为,除了资金外,人才也是建设美丽乡村的难点。她举例说,与西南村相邻的还有个村子叫沙头村,这两个村用一道围墙隔开。围墙北边的沙头村房屋建设随意,池塘浑浊不堪,与普通农村没太大区别;而围墙南边的西南村居民区围绕几口水塘而立,房屋整齐划一,村内绿树成荫,犹如公园一般,环境十分优美。“2006年时,两个村都有很多破房子,一些养猪、养鸭的棚子也随意搭建着,我们同时给这两个村都做了整治规划,西南村村干部威望高,规划很快推行下去了,但沙头村村民的意见很难统一,一些不符合规划的房子始终拆不掉,直到如今也没能实现当初的规划设想。”

    中山大学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李立勋教授曾专门研究过市域城乡统筹格局下的乡村发展问题。他认为,城市对乡村的反哺与支持应该有三个方面值得探索。

    政策方面,广州农村最需要的是土地政策支持。他建议,广州可以开展农村房屋产权及集体土地使用权确权及流转试点,增加农村居民财产性收入渠道。出台《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流转实施办法》及其配套政策,促进和规范集体建设用地流转。依法取得的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在符合规划的前提下与国有土地享有平等权益,允许采取作价入股、土地租赁、合资合作等多种方式依法流转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集体土地使用权流转收益按一定比例用于购买农村居民社保和农村公共设施建设。

    广州农村与城市相比,差异最大的一方面在于基础设施。他认为,加强农村地区基础设施体系建设。可以依托市域基础设施一体化的建设格局,促进基础设施从城市向农村延伸,加快城乡交通、水、电、气、信息、环卫等设施一体化建设,提高区域城乡基础设施建设一体化水平。同时,要加强农村地区社会服务体系建设,统筹教育、医疗、卫生、文化、社会保障等公共资源在城乡之间的均衡配置,加快建立城乡统一的公共服务制度,率先实现区域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

    李立勋表示,乡村建设的主要力量还是要靠农民自己,因此人力资源的支持同样不可缺失。他提出,应该建立与乡村发展相适应的就业培训和服务体系,对农村劳动力培训和转移就业给予资金补贴。大规模开展农村劳动力技能培训,提高农民整体素质,培养造就有文化、懂技术、会经营的新型农民。

    如果您对以上报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欢迎登录南网问政平台(http://wen.nfdaily.cn/)发帖留言参与讨论。

    预告

    预告:造城运动能否造出个新未来?广州改革为何要向顺德学?请关注明日《广州九论》《扩与提》、《破与立》。

    总策划:王垂林姚燕永

    A03—A04策划统筹:姜玉龙曾妮谭亦芳


相关阅读:
久赢国际 www.lijiainvest.com
分享到: